<address id="hhr9f"><address id="hhr9f"></address></address>

      <pre id="hhr9f"><dfn id="hhr9f"><noframes id="hhr9f">

        <progress id="hhr9f"><address id="hhr9f"></address></progress>

              <video id="hhr9f"></video>
                <menuitem id="hhr9f"></menuitem>

                您好,歡迎光臨普樂新能源(蚌埠)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普樂新能源公眾號

                光伏產業紅與黑 需求寒冬背后暗藏分布式春天

                光伏產業紅與黑 需求寒冬背后暗藏分布式春天

                發布日期:2016-10-10 02:04:00 瀏覽次數: 34

                  2015年是光伏行業的高歌猛進之年,下游需求的高速增長帶動中上游過剩產能的消化,產品價格趨穩,行業利潤上升,光伏企業紛紛實現了營收和利潤的雙重增長。而僅在2016年一季度,中國新增光伏裝機量更是驟升至7.14GW,接近2015年全年新增裝機量的50%。

                  2015年是光伏行業的高歌猛進之年,下游需求的高速增長帶動中上游過剩產能的消化,產品價格趨穩,行業利潤上升,光伏企業紛紛實現了營收和利潤的雙重增長。而2016年一季度中國新增光伏裝機量更是達到了7.14GW,接近2015年全年新增裝機量的50%。

                  利潤的增長使得主要制造企業擴產意愿強烈。2015年下半年以來,以天合、晶科、阿特斯為首的光伏制造企業開始掀起新一輪的擴產潮。而在2016年上半年,產能過剩的隱患被火爆的市場行情掩蓋,進一步刺激了制造企業的擴產意向。但隨著“6·30”的結束,制造業高速擴產的同時,需求端已經開始出現松動跡象。

                  只是在行業大周期向下的環境里,這一次產能過剩的問題將顯得更為嚴重。產能過剩的風險開始初現端倪。這一次的冬天,或許比以往來的更為寒冷。未來的出路在哪?答案是:分布式光伏。在眾多業內人士看來,分布式的發展符合國家的政策導向,并且不受限電、補貼拖延、競電價政策的影響,未來的發展存在巨大的市場空間。

                  三季度壓力大

                  “6·30”始于2015年年底國家發改委下發的《關于完善陸上風電光伏發電上網標桿電價政策的通知》。這份通知明確:2016年一類、二類資源區的地面光伏電站分別降低10分錢、7分錢,三類資源區降低2分錢。

                  但通知限定:2016年1月1日以后備案并納入年度規模管理的光伏發電項目,執行2016年光伏發電上網標桿電價。2016年以前備案并納入年度規模管理的光伏發電項目但于2016年6月30日以前仍未全部投運的,執行2016年上網標桿電價。

                  受這個政策影響,上半年國內興起了一輪光伏電站搶裝潮。據國家能源局統計,僅第一季度,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容量就達到7.1GW,接近2015年全年光伏裝機容量的一半。搶裝潮推動了中國光伏電站的建設,但降價政策也傳遞一個明確信號:西北部地面電站逐漸趨于平穩,下一個巨大潛力市場正在向東部轉移。

                  對于下半年市場,光伏資深人士呂錦標預計,下半年中國市場安裝量估計在8到10GW,加上印度、美國等主要市場,總體不會有大的波動。“但由于中國‘6·30’的影響,三季度壓力更大,在光伏各制造端形成交易量和價格的低洼。”

                  而在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可再生資源專業委員會政策研究部主任彭澎看來,“6·30”之后,新項目將以競價模式分配指標,開發商也會盡可能壓低光伏組件價格,這將導致組件端的競爭加劇。另一方面,組件生產廠商從2015年開始擴產。廠商在降低成本的同時也會加大市場端競爭,導致組件價格承壓。

                  部分地區棄光限電嚴重

                  而在光伏搶裝“熱鬧”的背景,卻隱藏著重重危機。近些年,我國光伏產業在經歷了粗放式發展,已然走上了危險的“十字路口”。非常態化是光伏業發展的“標簽”,光伏發電結構不平衡,發電消納一直是阻礙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一個難題。有分析文章認為,2016年上半年,新增光伏電站規模很可能超過了15GW,留給下半年的空間不足3GW,這也意味著,今年下半年光伏電站并網量將不及上半年。

                  國家能源局日前發布的最新消息表示,一季度,全國累計光伏發電裝機容量達到5031萬千瓦,比上年同期增加52%。一季度光伏發電量118億千瓦時,同比增加48%。然而,全國棄光限電約19億千瓦時。主要發生在甘肅、新疆和寧夏,其中甘肅棄光限電8.4億千瓦時,棄光率39%;新疆(含兵團)棄光限電7.6億千瓦時,棄光率52%;寧夏棄光限電2.1億千瓦時,棄光率20%。

                  廈門大學能源經濟和能源政策協同創新中心主任林伯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棄光率居高不下,對于企業和整個社會效益都是一種資源浪費。而之所以我國部分省份出現棄光限電的問題,與電網建設滯后、市場缺乏配套以及火電裝機不斷增長等因素有很大的關系。

                  能源專家尚顏則認為,在經過2016年上半年的搶裝潮之后,我國的電站規模進一步擴大,這無疑加大了棄光限電問題繼續惡化的可能性。

                  其實,在我國一些出現棄光限電的省份,國家能源局在此次《2016年光伏發電建設實施方案的通知》中也首次把棄光限電嚴重、并網環境惡劣以及新能源消納困難。除了甘肅等地區實行了“限制令”,《通知》規定了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海南以及西藏等6個地區不設建設規模上限。

                  分布式迎春天

                  那這是否意味著,光伏冬天不遠了?顯然,對于光伏發電行業來說,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因為中國大力鼓勵光伏發電的發展,前景光明,需求旺盛。但與此同時,太陽能行業產能嚴重過剩,光伏發電成本依舊過高,并網等流程、程序等依舊有很多改進空間。不過,歷史的發展表明,更清潔,更環保的能源將成為首選,光伏發電行業在政府的鼓勵之下,必將迎來飛速的發展。隨著西北部地面電站逐漸趨于平穩,下一個巨大潛力市場正在向東部轉移,而分布式電站是主流。

                  政策天平率先開始傾斜。日前,國家能源局下發《關于下達2016年光伏發電建設實施方案的通知》,提出2016年全年光伏裝機目標為18.1GW,其中普通光伏電站規模12.6GW,光伏領跑者基地規模5.5GW,同時明文規定“利用固定建筑物屋頂、墻面及附屬場所建設的光伏發電項目以及全部自發自用的地面光伏電站項目不限制建設規模”。

                  文件一經公布,業內有識之士不禁奔走相告,分布式光伏的春天就要來了。但分布式行業的痛點不可忽略。“小而分散的規模進一步提高了并網難度、25年運營周期所涵蓋的配件質量風險、安裝環境復雜帶來的安全隱患以及業主資質問題可能影響的電費回收風險、安裝過程不規范導致的電站質量隱患以及以上各種問題直接影響了資本的進入。”上海新能源協會會長朱元昊坦言,所有這些痼疾都指向了“風險”兩字。

                  為銀行業首涉分布式光伏的代表,招商銀行對于這種來自產業內核的風險,有不同理解。招商銀行徐一日前公開指出,“能源未來在光伏,光伏未來看分布式,而分布式的未來只能在全民,因此分布式光伏的爆發勢在必行。”徐一認為,有前瞻性和行動力的金融機構必會抓住這一大潮,成為分布式光伏引爆的“燃點”。

                ×關閉 廣告
                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专区

                <address id="hhr9f"><address id="hhr9f"></address></address>

                    <pre id="hhr9f"><dfn id="hhr9f"><noframes id="hhr9f">

                      <progress id="hhr9f"><address id="hhr9f"></address></progress>

                            <video id="hhr9f"></video>
                              <menuitem id="hhr9f"></menuitem>